<code id="bg9d7"><em id="bg9d7"></em></code>
<del id="bg9d7"><small id="bg9d7"></small></del>
  • <del id="bg9d7"></del>

    1. <big id="bg9d7"></big>
    2. <code id="bg9d7"><small id="bg9d7"><track id="bg9d7"></track></small></code><code id="bg9d7"><small id="bg9d7"><track id="bg9d7"></track></small></code>
      1. 知投網 > 創投資訊

        投資必過山海關,阿里“過關”第一站 · 2019-10-15

        潰敗的哥薩克騎兵,流離的猶太人以及沒落的俄羅斯貴族,曾經把東北視為天堂,然而對于商人,東北是投資必須繞過的一道坎。

         

        “投資不過山海關”一度成為東北經濟的魔咒,作為傳統重工業基地,東北跟上了工業的發展,卻沒能追得上互聯網經濟的腳步。自2014年起東三省的GDP增速一直低于全國平均水平,個別年份出現過負增長狀態,而近兩年隨著重工業的衰弱東北經濟甚至出現大幅下滑的境況。

         

        外界因此還送了個段子給東北:重工業靠燒烤,輕工業靠喊麥。

         

        不過,這種情況如今正在被打破,越來越多的知名企業家開啟了東北掘金之旅,也是助東北復興之旅。

         

        騰訊去年造訪吉林,今年又去了遼寧,王健林今年投資了800億元給沈陽,許家印也說要在沈陽投資1200億元,前幾天科大訊飛還跟長春政府簽了協議,要在那里建一個東北亞研究院,阿里說出“投資必過山海關”,然后馬云去了哈工大并在中央大街吃了根馬迭爾冰棍后,把過關第一站選在了黑龍江。

         

        與其他企業不同的是,阿里挑戰的是黑龍江大米,最難的農業。

         

        01 為什么是農業?

         

        俄羅斯南部的羅斯托夫州,帶著許多后蘇聯時代衰落地區的印記,而它有一個別名,叫谷子鎮。谷物的種植可以讓這個一直被衰落籠罩的人,日子前所未有的紅火,2016年時任農業部長的亞歷山大·特卡喬夫公開表示:谷物,是我們的另一種石油。

         

        對于中國,農業是一種“母親產業”,農民有了土地才有了生存之本,有了農業才有了國民經濟中最基礎的物質生產部門和基石。中國的農業結構包括了許多,比如種植業、林業、漁業、畜牧業,其中種植業是第一大結構,地稀人廣的特點把糧食生產推到了首位。

         

        然而,農業渾身上下都充滿了痛點與困難

         

        農業最獨特的國家是荷蘭,面積不及中國的一個省卻養活了全世界,這與瓦格寧根大學及研究中心相關。在國際上它被公認承認為農業研究首府,在荷蘭內它連接了荷蘭的“食谷”,而瓦格寧根大學之于“食谷”,就像是斯坦福大學之于硅谷。

         

        然而這所大學植物科學課題組的主管Ernst van den Ende卻說,農業將會遇到挑戰,而這個挑戰便是:在未來40年時間里,為了養活不斷增長的人口,地球必須生產出“比歷史上所有農民在過去8000年里收獲的更多食物”。

         

        聯合國也做過預測,到2050年時全球可能會多出20~30億人口,可由于氣候變遷等原因農作物產量正以每十年2%的速度減少,全球性糧荒的預防迫在眉睫。

         

        問題是,農業并不是農民種植了,無論是產量還是財富都能迅速得到對應的收獲的產業,這是一個系列性的生態效率與功能問題,周期長、見效慢,重要的是在周期與見效的前提下還不賺錢。天氣與自然災害造成的周期無法全部避免,農產品自身的生長自然規律也無從改變,但賺錢與產量卻能得到改善。

         

        阿里巴巴農業發展部興農扶貧業務經理李翔曾分析過,農業長期以來的混亂局面導致我國農業難以形成產業規模,大多數農民都是各種各的,澆多少水、施多少肥、什么時候采,全憑個人經驗,種出來也是大小混裝賣出去。

         

        即使我國許多農產品產量穩居世界首位,是農業大國,但農產品滯銷事件常發生,農民種植增收難。我國大部分地區有一個通病是,有的地方大卡車開不進去,農產品運不出來,農產品物流基礎設施匱乏,流通環節不夠標準化。

         

        電商的介入能解決嗎?2016年的時候農村電商就爆發過三大問題。第一農產品電商平臺在物流運輸上依靠零散快遞,成本不降反升;第二,農產品在電商平臺沒有賺到錢;第三,假貨橫行。

         

        就像馬云說的,貧窮不代表農民不勤奮,而是農業文明、商業文明和科技文明沒有同步協同發展,是發展模式沒有跟上。

         

        02 為什么必須是互聯網+科技?

         

        黑龍江海倫市度過了一個特別的五月份,當月的阿里巴巴與海倫市合作的電商扶貧項目啟動。一個月后,天貓618前夕,10戶天貓商家跑到海倫縣買下4600萬棒海倫玉米,而當時的現買現賣的模式是淘寶直播:4個小時,售出8萬多棒,品牌日賣出的10萬箱海倫玉米給當地的200戶農民平均增收1000元。

         

        海倫縣,是國家重點貧困縣,同時也是國家重要的商品糧基地縣,它還有“黑土硒都”的外號,海倫玉米則是這里的特色農產品之一。

         

        阿里的下鄉成功嗎?答案是肯定的。

         

        在很長的一段時光里,海倫玉米的交易模式是最原始的農產品批發,再詳細一點的數據,每斤玉米的收益,只有2毛錢,幾乎賺不到錢。每年都種,每年都不掙錢,但沒錢也要種,無限循壞下失去的是農民的積極性。

         

        袁隆平先生把畝產做到了千斤,馬云說過想現在這一代人的努力把畝產做到一千美元,土地將會成為農民真正的財富來源。可以說,海倫玉米就是畝產一千美金項目升級落地的典例,當然,阿里給這個計劃起的名字叫:一縣一業。

         

        不過,這不是阿里第一次踏足農業。互聯網可以改變或者顛覆很多東西,比如移動支付幾乎改變了人民的付錢習慣,比如網約車培養了國民出行的方式,傳統的領域總能通過互聯網進行變革,農業也不例外。

         

        2014年前后的時候出現過一波改造農業的熱潮。這一年阿里巴巴力推農村淘寶,創業公司比如一畝田等農產品撮合平臺、本來生活等生鮮電商崛起,而在硅谷,2013年-2014年農業和食品類初創公司獲得的投資額度直接翻了一番。

         

        那時候互聯網人認為,只要打通農業流通環節讓產地直接對接用戶,就能提高效率并帶來經濟收益。兩年后這股風小了下來,很多人去做了以后才知道,互聯網能改變的幾乎都是離用戶最近的分銷環節,想要真正深入到生產端,就要打通整個流通鏈條,這不僅需要巨大的投入,還需要漫長的等待。

         

        而技術,始終是一個工具,背后支撐著的是人,人是科技的尺度。技術帶來的問題最后由技術解決,技術單獨應用到行業中除了解決產業的技術問題,并不能帶來一系列配套服務,這一點互聯網剛好擁有。

         

        用技術解決硬問題例如物流,互聯網解決軟問題比如銷售,才是賦能農業的最佳方式。

         

        03 為什么是阿里巴巴?

         

        年初的時候,黑龍江五常大米因受到市場摻假造成部分五常農民的正宗稻谷堆積家中,一則“五常大米滯銷”的新聞直接登上了熱搜榜。

         

        黑龍江五常市的五常大米,是米中貴族,在清朝時期是特供給皇室的,隨著近幾年五常大米異常熱銷,一些非法分子用各種手段生產假冒偽劣產品,大米摻假的事件經常發生。根據報道,正常五常大米年產量為70萬噸,但是打著正品旗號的大米在全國的銷量卻超過了千萬噸,保守估計,買到真五常大米的概率僅為1/20

         

        2015年黑龍江省政府就曾發起過五常大米保衛戰,聯手新浪推出互聯網五常大米品牌“小飯圍”,想讓消費者買到真正的五常大米。很明顯,這并沒有太大作用,不然年初也不會出現滯銷的熱搜。

         

        京東3月8日,把與五常市俄速通合作的京東農場通過物聯網溯源系統,進行了過程透明化,想要以一物一碼的方式在京東上銷售五常大米。這的確是個好辦法,掃碼就能知道它的真假,但早在2016年,這個方法和技術阿里就實行了。

         

        2016年8月份,天貓與五常市政府達成合作,為了保證消費者買到五常米,所有經過認證的五常大米都會帶有“大米防偽碼”,并統一在天貓銷售;去年,五常市又與天貓、菜鳥、阿里云及螞蟻金服集團達成合作,將溯源技術應用于五常大米的物流供應鏈,目的是用科技和智慧物流幫助五常大米溯源、保鮮。

         

        溯源可以到什么地步?用支付寶掃大米袋身上的碼,你就能知道它的出生地、用的什么種子、施的什么肥、以及物流的全過程。年初菜鳥進一步升級了雙方的合作模式,在原有的溯源、物流次日達的基礎上,進一步提升貨源品控水準和物流實時監測能力,用智能物流骨干網幫助五常大米農民和商家貨通全國。

         

        而去年五常大米接入菜鳥智能物流骨干網,兩個月后該店的銷售額比2017年同期增幅了318%。在《2019全國縣域數字農業農村電子商務發展報告》中,2018年農產品網絡零售額天貓淘寶共占據了75%的市場份額,縣域電商交易額方面天貓的交易額為16814億,淘寶為15231億,而拼多多僅有860億。

         

        除了五常大米,還有虎林大米。7天,100個城市,130000家門店鋪貨,2017年雙十一在阿里賦能下其訂單超過了全年單量總和,截至去年末銷售額累計突破3000萬。虎林市委書記說,與阿里的合作打破了之前推動電商建設來雷聲大雨點小的情況。

         

        那么,為什么不是以下沉市場為驕傲的拼多多,不是以物流為競爭力的京東,而是阿里?

         

        互聯網因子阿里有,技術的血液阿里也有,而阿里的經濟體就像是樂高,你總能找到需要的積木。至今沒有一個互聯網公司對農業產業數字化給予專門的組織保障,而阿里率先邁出了這一步,在前兩天召開的第二屆中國·黑龍江國際大米節暨阿里巴巴雙十新米節上,阿里數字農業事業部首次亮了相。

         

        部門給出一個目標:數字農業事業部將建立產、供、銷三大中臺在全國落地1000個數字農業基地對農業產業進行全鏈路數字化升級。這并不是畫餅。

         

        去年阿里在廣西的火龍果種植基地、與內蒙古興安盟科爾沁右翼中旗政府及當地企業簽訂合作協議,共同建設的“淘鄉甜數字農場—興安盟大米標準示范基地”、以及接入基地的湖北臍橙都獲得了彼此滿意的成果。利潤、產量、收入、銷售等都在向上,物流時間、風險以及人力成本等都在向下。

         

        “以社會責任為使命,集合經濟體力量助農,讓天下沒有難做的農產品生意”已經在像多年前阿里剛成立時馬云說的“讓天下沒有難做的生意”一樣,快速前進。

         

        沒有人會質疑所謂的集合經濟體的力量,阿里云里有匯集了數據智能、IoT、達摩院等各領域科學家、工程師,其農業大腦通過AI技術幫助里近26000家農戶和企業實現了科學種植和養殖,技術應用到種瓜、種獼猴桃、養豬、養羊、養蜂等十幾種農業場景;螞蟻金服網上銀行簽約了中國300個縣,覆蓋了中國近1/6的農村地區,給予農戶創業貸款支持;菜鳥網絡與物流合作伙伴、農村合伙人一起,連接城市與農村兩個市場,為鄉村提供都市電商生活方式,幫助生鮮農產品上行。

         

        而菜鳥聯合農村淘寶,5年來積極引入社會資源,建設農村共同配送平臺,在全國搭建起縣村兩級服務網絡。截至2018年底,菜鳥鄉村物流覆蓋全國900個縣、3萬多個村級服務站,上到高山、遠到邊境。

         

        農業像是一個奇形怪狀的石頭,而阿里完善的經濟體可以做到面面俱到,從C端到G端,再從農業到農民,脫離了平臺經濟,從聚合消費結合聚合供應鏈能力。

         

        阿里能成功徹底改革農業嗎?這個答案未知。

         

        但已知的是,2015年阿里巴巴第一次走進黑龍江到今天更深層次的合作,東北經濟迎來了改變,農業向前跨越了一步。

         

        也許黑龍江對于阿里只是過的第一關,但是黑龍江農業的成績對于整個農業來說,卻是黑夜里的一束光。

         

         

         

         

        來源:

         

        知投網,讓創業和投資不再難

        文章為知投網(www.ri646.com)或知投網合作媒體授權轉發,文章為作者獨立觀點,不代表知投網立場  

        網站服務|  添加微信號ZTWXZS001

         

         

         

         

         

        ×
        line
        點擊右上角
        分享給朋友和朋友圈
        liulanq
        分享

        評論

        網絡媒體

        歡迎登錄知投 立即注冊
        下次自動登錄 忘記密碼
        登錄
        使用社交賬號登錄
        知投送你
        免费福利视频观在线